深圳餐厅桌椅存储科技有限公司

行业新闻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行业新闻 >>
小说:城隍仙人使用点化术,点化了面馆里的锅碗瓢盆、桌椅板凳
作者:网站管理员 来源:本站原创 日期:2019/7/5 11:29:28 点击:15 属于:行业新闻

黛丽亚的来访,自然不是为了听李寂然夸她年轻美丽,作为一位城隍书吏,她其实是来督促懒散的李寂然审案的。毕竟过了这么多天,新洛阳城里的城隍衙门也积累了不少案件需要处理。

于是接下来的一上午,李寂然都待在城隍洞天的城隍庙里忙碌。他与黛丽亚一起忙得连午饭都没空吃,才渐渐将许多积案审结完毕。

而如此的一番辛劳,最终导致之前被李寂然挥霍一空的功德值再次暴涨。只是面对这许多功德值,李寂然却是颇为烦恼,因为他本质上还是一位修仙者,神道系统的功德值多了会影响他的修行。

为了消耗掉这些功德值,李寂然便转到域内奸恶榜后,想看看能兑换出一些什么。

这时,李寂然却发现功德值可兑换的种类又多了一项,这多的一项排在入梦之术的后面,也是一项神道系统的法术,叫做点化术。

它的作用是能够赋予无生命的物体自我意识,譬如令顽石点头,譬如让锅碗瓢盆成精……

嗯,这些都是过去神道系统糊弄世人的小法术;也是神仙洞府里人手不足时,暂时抓些壮丁来凑合的应急手段。被它点化成精的这些死物,其灵智都是愚钝的很,估计连面馆三傻都远远不如。

李寂然对此法术自是不屑一顾,但他欲转身离开时,不经意瞧见了被黛丽亚当做坐骑的那把大扫帚,却是突然心中一动,想出了一些有趣的玩法。

……

李寂然这家伙的不靠谱心思,一旁的黛丽亚自然毫不知晓,她埋头收拾完书案上的卷宗,便挥手与李寂然告别,然后她跨骑上自己的大扫帚,就往城外的林中小屋飞去。

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,却是让黛丽亚羞愤欲死,在她飞至新洛阳城上空时,不知为何缘故,她的大扫帚突然就停止了前进,并径直落进新洛阳城内。

且落进新洛阳城内之后,在离地三尺的高度,这大扫帚又莫名其妙地翻了个身,它倒挂着黛丽亚,以一种十分中二的姿势,就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怒飚狂奔。

黛丽亚被这发了疯的大扫帚,眨眼间拖着绕城倒飞了一圈,然后还没等她从懵懂中反应过来,又被这大扫帚带到了城中广场扫起了大街……

当最终醒过神来的黛丽亚,欲抢回对大扫帚的控制权时,这大扫帚在众目睽睽之下,带着黛丽亚又一头扎进了一辆垃圾车……

……

黛丽亚凄惨的遭遇我们略过不提,且说李寂然从城隍洞天回到面馆,本着尽量挥霍掉体内功德值的目的,他意犹未尽、兴致勃勃地使用着新学会的点化术,将面馆里的桌椅板凳、门窗灶台也一一点化了……

这般经过一番折腾,面馆内所有能点化的物品,都被李寂然点化了一遍,包括阿洛的蛋壳小床,以及阿黛的织毛线工具。

这导致大中午的,面馆内却仿佛像闹了鬼一般,一些来吃面的客人刚走进面馆,桌椅就自动迎了上去;客人们方坐好,一张菜单立马飞到客人面前伺候,虽然这菜单上面其实只有一道素面可点。

而等素面煮好端上来时,摆在桌子上的酱瓶子、醋罐子,亦自作主张地、热情地替客人们添油加醋……

……

这玄幻的一幕,初始自是震撼了不少来吃面的客人。不过,新洛阳城人都是经历过灾前特异功能大爆发的老江湖了,他们震撼之余,很快也就坦然接受了。

毕竟,当年还有老太婆坐在红漆木的棺材里在街头玩漂移呢。相对于此,眼前这些灵异变化简直就是小意思。

客人们安心地享受着这近乎全自动的五星服务,同时纷纷对李寂然的面馆留下赞美之词。

始作俑者李寂然闻言喜笑颜开,第一次感觉这点化术还是有点作用的。然而就在这时,他身后突然发生了变故。

这变故,是坐在面馆门口编织毛衣的阿黛,她编织毛衣的两根金属毛衣针不知为了什么事情,莫名闹起了矛盾。争执之中,它们一怒之下便拆了阿黛辛辛苦苦编织了数月的毛衣。

且拆了毛衣之后,它们在阿黛愤怒的尖叫声中依旧继续争斗不休,又各自腾空飞起,如同两柄飞剑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

它们翻翻滚滚,一路从面馆门口厮杀进了面馆室内,吓得吃面的客人们连忙躲闪不迭。

屋内偏逢连夜雨,此时,跟着阿洛一同在角落熟睡的蛋壳恰好也被它们吵醒了,这蛋壳性子随阿洛,十分胆小的很。它睁开眼睛,被这两根飞在空中厮杀的毛衣针吓得是骤然一惊。

要知晓蛋壳最是怕针,为了远离这两根尖锐的家伙,它带着阿洛,顿时也在面馆内弹跳不止,慌张躲避……

它顷刻间撞飞了一大堆面碗,撞倒了七八张桌椅。而这些面碗桌椅亦是被李寂然点化过的有灵之物,亦有着自己的小脾气,它们当即也跟着蹦蹦跳跳,飞舞反击。

一片混乱中,面馆里越来越多的被点化之物渐渐都被牵扯了进来,这些几乎没什么智商的物件,有意无意地,兴奋地将之当成了一场狂欢。

所有的客人,包括李寂然,最后只得狼狈地抱头逃窜出面馆,逃出面馆后他们回首一顾,骇然瞧见面馆内诸物飞舞不休,门窗疯狂开开合合,就连电灯也带着劲爆的节奏在闪烁!

……

“兄弟,你这屋大凶,住不得了。”

半晌,面馆外,一位常来吃面的老顾客同情地拍了拍李寂然肩膀,摇头离去。

“请节哀……”第二位顾客跟着拍了拍李寂然肩膀,安慰他。

“请节哀……”第三位顾客依样画葫芦,也过来拍了拍李寂然肩膀,他语气亦是充满了同情,不过他抽搐的嘴角,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狂笑。

……

当最后一位顾客拍着李寂然的肩膀离去之后,李寂然身边只剩下阿黛与一同逃出来的面馆三傻。

五个家伙站在面馆门口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良久,阿黛怯怯询问李寂然:“它们闹多久才会累?”

“天知道,它们又不是人!”李寂然一摊双手哀叹。

“那它们若是一天不累,我们岂不是一天不能回家?”阿黛手里握着一大团毛线欲哭无泪。

“是的,所以今晚你们去楼上与徐衫凑合凑合一下吧。”李寂然点头。

“你呢?你又住哪里?”阿黛关心李寂然。

“我去我闺女家,找和尚借住。”李寂然一指旁边梅树下的狗屋。

……

说到狗屋,李寂然突然想起黄霸天尚没看见影子呢,他不禁好奇问阿黛:“黄霸天是不是被困在屋内没有逃出来?”

“它压根还没起床呢!”阿黛一撇嘴,一指面馆门口的狗屋,不屑地告诉李寂然。

“那就好……”李寂然放下心来,“黄霸天没事,我们就不用冒险进去救它了。阿洛有蛋壳保护,应该无虞。”

然而李寂然刚说完这句话,他惊恐地瞧见摆在面馆门口的狗屋,跟着也欢快地一蹦一跳的,跳进了面馆里面,加入到狂欢之中。